背景:
阅读内容

爱丽丝·门罗诺奖之后的24小时

[日期:2013-10-22] 来源:温州四中 [字体: ]

瑞典学院在10月10日晚宣布加拿大短篇小说家爱丽丝·门罗获得2013年诺贝尔文学奖后,世界各大媒体及重要作家对门罗的获奖做出了报道和评价。门罗的图书销量,在网店中也迅速蹿升,截至记者发稿,《逃离》上升为中国亚马逊网站的销量首位。

  5本书上榜美国亚马逊

昨日下午,记者在美国亚马逊销量榜上看到,门罗共有5本图书上榜,分别是《亲爱的生活》(《Dear Life》,第8位),《憎恨、友谊、求爱、爱情、婚姻》(《Hateship, Friendship, Courtship, Loveship, Marriage:》,第14位),《我一直想要告诉你的事》(《Something I've Been Meaning to Tell You》,第18位),《逃离》(《Runaway》,第24位),《爱丽丝·门罗精选集》(《Selected Stories》,第31位)。而在中国亚马逊上,前几年出版的《逃离》,已经上升至排行榜的首位。在当当网昨日更新的畅销总榜上,《逃离》则上升至第3位。

  好友阿特伍德撰文欢呼

门罗获奖之前,中国读者更熟悉的加拿大女作家是玛格丽特·阿特伍德。阿特伍德与门罗是多年好友,她们都是从加拿大CBC广播节目出道,友谊始自1969年,当时门罗的小说集《快乐阴影之舞》与阿特伍德的诗集《循环游戏》一起出版。阿特伍德当时出外拜访,便睡在门罗家的地板上。同为加拿大女作家兼闺蜜,阿特伍德非常理解门罗写作过程的艰辛。她称,在上世纪六十年代,在加拿大出版小说是很困难的事情,很多加拿大人是从门罗开始阅读短篇小说。

门罗获奖后,阿特伍德立刻为《卫报》撰文,其中称门罗的诺奖之路并不平坦。门罗一度被贴上了“家庭主妇”的标签,有评论说她的作品太过家庭化,琐碎而无趣。一位男作家曾对门罗说:“你的故事写得不错,但我不想跟你上床。”门罗则轻蔑地回击:“谁邀请他了?”

阿特伍德写道,从门罗的背景来看,她获得如此巨大的写作成就,实属不易。因为,写作之路通常是失败多于成功,一个作家通常成功的路途是由失败铺成的。在这个意义上,门罗就是一个传奇:希望之光就在远方,但是很难被抓住,如果你公然地去追逐梦想,那身边的亲人朋友就会认为你是个疯子。门罗是个典型的加拿大人,面对诺奖,她是谦逊的,她不会忘乎所以。而我们,在这个荣耀的时刻,只能为她喝彩。

  ■ 媒体反响

  给英语写作一个短暂的安慰

英国BBC艺术编辑评论称,门罗从写作伊始,便站在了游戏的顶端,很少有作家能够与她比肩,她直达了人类的内心。但是,他从未想到门罗会获奖,因为她与政治完全无涉。这个奖也许不会对作家本人造成多大影响,但是,她的作品在文学史上的评价会有大的改变。如果她去世之前没有获奖,将是一个可怕的疏忽。

《纽约时报》的评论称,门罗是一个面目模糊、难以定义、非政治化的作家,瑞典学院的这个抉择,在英语世界里迎来了欢呼,是近年来英语写作的一个短暂安慰。她的那些深入展现人性和心理的作品,更接近于纯文学写作。她革新了短篇小说的形式,她的故事经常发生在难以预料的场所,并且时间经常会倒退或前进。她的作品有一种朴实而巧妙的机智,崇拜者们经常会想从她的加拿大乡村生活中去追寻她的成长背景。

  爱丽丝·门罗:“获奖的感觉无法用言语形容”

□特约编译:梁彦

加拿大著名作家、82岁的爱丽丝·门罗获得了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,她是加拿大第一位获得这项殊荣的作家,也是诺贝尔文学奖历史上第13位获奖的女作家。加拿大广播公司(CBC)电视台在公布消息当天采访了她。

诺贝尔奖评委会的评语称赞爱丽丝·门罗是“当代短篇小说大师”。

当诺贝尔文学奖今天早上北美东部时间7点宣布结果的时候,出现了有意思的一幕,媒体和诺奖委员会都联系不上她。他们只好给她在东部的家里电话留言。

而事实上,爱丽丝·门罗目前正在加拿大西部的温哥华岛,而当地时间是凌晨4点。

加拿大另一位著名的女作家玛格丽特·阿特伍德在推特上说,我的电话都快被打爆了,爱丽丝,赶快接电话啊。

最终,是爱丽丝·门罗的一个女儿从睡梦中叫醒了她。门罗说:“我完全没有想到。你知道,我来到西部,是要处理很多家务事,我没有留意诺贝尔,直到最近。”

门罗说:“获得诺贝尔文学奖,这就像是人们的那些个白日梦,可能会发生,但很有可能不会发生。所以,这真是太令我惊喜了。”

接着,还是展现了门罗式的谦逊,她说:“直到现在,与写作相关的事情还是会让她激动,比如,得知我的作品会被发表我还是会很激动,我现在还是会这样。始终,我觉得你的故事你的想法能得以发表,让更多的人分享,这是一件奇妙的事情。”

门罗在采访中一度语带哽咽,她说:“这感觉真是太美妙了!我无法描述,无法用言语形容。”

在门罗获奖之前的好几年,她一直是诺贝尔文学奖的热门人选。不过,很多人不能够确定一个一生只写短篇小说的作家是否能够获奖。而终于,诺贝尔文学奖没有让她成为遗珠。

门罗自己也说:“我觉得,我得奖对于短篇小说来说也意义非凡。我希望人们能意识到,短篇小说是重要的艺术形式,不是随意写写,直到你有素材去写一部长篇。让短篇小说还原它本来的地位。”

今年82岁的门罗在生命中重要的时刻,也想到了家人以及其他支持她的人。她说:我想到了我的父亲,他如果在世,他会多么高兴!我周围的人对我的写作都非常支持,还有我的丈夫,他在几个月前去世了,非常遗憾,他一定会非常开心。我的前夫,他还在,他也会很高兴。还有我的家人。

她的第二任丈夫与她共同生活了40年,却在今年4月去世,无法分享这份喜悦。

她还说:“在写作上,我觉得非常幸运。我开始写作的时候,女性还不是像现在这样能够致力于写作,而我身边的人一直在鼓励我。”

门罗一向谦和,人们觉得她有媒体恐惧症。甚至在她获得诺奖之后,也没有接受太多的采访。接受加拿大广播公司的这个采访也是惜字如金。

电视台的主持人还要鼓励她说,这个时候,你要敢于表现,告诉世界,是加拿大的作家得到了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。

当然更多的评论界人士看到了门罗获奖对于推动加拿大文学的作用。

  ■ 链接·作家评论

玛格丽特·阿特伍德

“解剖”一词能够接近门罗小说的特质

因为门罗的小说,休伦县已经和福克纳的约克纳帕塔法县一样,成为产生传奇的地方了。也许,“解剖”一词能够接近门罗的小说的特质,尽管这个词汇有点冷冰冰的。我们应该怎么看待门罗的作品呢?那些令人着迷的审视、考古般的挖掘、精密而细致的追忆,那些隐藏在人性阴暗处的丑陋,那些隐秘的情欲,对于痛苦的沉溺,以及为生活的多样性和完整性的喜悦,这些元素都混杂在了一起。

乔纳森·弗兰岑

阅读门罗让我思考自身

阅读门罗让我静静反省自我的人生:我做过怎样的决定,我做过怎样的事,我是个怎样的人,我将怎样面对死亡。她是为数不多的能让我相信“小说就是我的信仰”的作家之一,而这些作家大部分已经作古。

朱利安·巴恩斯

没法找出门罗成功的理由

门罗以她独有的方式让其人物穿越时间。读者从这些人物中能找到相似之处,发现时光流逝,生活发生改变,而还来不及理解这一切是怎样发生的。这种罕见的能力,让门罗的短篇与其他作家的长篇一样举足轻重。我时常想探究她是怎样做到的却终未果,不过失败也让我欣慰,毕竟没有人能够像伟大的爱丽丝一样写作。

裘帕·拉希莉

门罗的小说是革命性的创新

当我初遇门罗的作品时,感到这是一种革命性的创新,她教会我一个短篇故事也能做到一切。她激发了我去做深层次的、力透纸背的探索。她的作品证明,人类的关系和心理之谜,就是本质,是文学的动力。

  ■ 读者调查

《女孩与女人的生活》最受读者欢迎

《多伦多星报》在网站上做了一个读者调查,内容是哪一本是门罗最好的作品,《女孩与女人的生活》得票率为第一。这部作品讲述的是一个生活在小镇上的漂亮女孩的故事,女孩心存梦想,但现实生活却是结婚与生养小孩,成为一个女人。此书曾获得加拿大的图书销售奖,并在上世纪90年代被改编成电视剧。图书排名前五如下:

1.《女孩与女人的生活》(1971),得票率为21.40%

2.《逃离》(2004),得票率为10.12%

3.《憎恨、友谊、求爱、爱情、婚姻》,得票率9.72%

4.《丘比特的月亮》,得票率为9.31%

综合自《卫报》《纽约客》《华盛顿邮报》《多伦多星报》等

采写、编译/新京报记者 邓玲玲

打印 | 录入:章胜亮 | 阅读:2407
本栏热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