背景:
阅读内容

锤炼语言 凝眸人生

[日期:2013-10-23] 来源:温州四中 [字体: ]

发表于2010427日《语文报》

 

锤炼语言  凝眸人生

 

文不厌改。今天,我们就以麻丹瑜同学的文章《人生如树》为例,一起经历番作文修改的全过程吧!

少年走过的老墙根儿,轻砖道旁树上开着花儿,轻轻地落着。美丽的花盛开得饱满,消逝得也迅速。那红栏杆上的阳光让人心动,让人忽然又高兴,又惆怅。

文本框: 少年走过的老墙根儿,轻砖道旁树上开着花儿,轻轻地落着。美丽的花盛开得饱满,消逝得也迅速。那红栏杆上的阳光让人心动,让人忽然又高兴,又惆怅。

走过老墙根儿,少年怜惜的目光触摸着青砖、苔痕。道旁树上开着些花儿,轻轻地落着。美丽的花朵盛开得饱满,消逝得却也迅速,带着孤芳自赏的无奈,美得那么绝望,真是深情,也真是寂寞。

文本框: 走过老墙根儿,少年怜惜的目光触摸着青砖、苔痕。道旁树上开着些花儿,轻轻地落着。美丽的花朵盛开得饱满,消逝得却也迅速,带着孤芳自赏的无奈,美得那么绝望,真是深情,也真是寂寞。纵观全文(左边为原文),作者善于思索,勤于记录,对人生有较深的感悟,其中还不乏打动人心的精彩语句;然而文中的联想呈杂乱之势,似乎难以依赖最末一段的点题来作有力的收束,因此,建议由一个曾经出现过,而最终又形同虚设了的人物来承担贯穿、领悟、升华的重任。

 

望着那一棵棵沧桑的果树,那一树静静的紧密的白花儿,春天发芽,夏天开花,秋天结果,冬天凋零,人不也是如此?人生也不就是像树一样?

文本框: 望着那一棵棵沧桑的果树,那一树静静的紧密的白花儿,春天发芽,夏天开花,秋天结果,冬天凋零,人不也是如此?人生也不就是像树一样?“少年” 一角既是作者,又不仅仅是作者,却能引领着读者一起走过、看过、想过。这样,既保留了文字的优美、思想的深邃,又能平添结构的巧妙、感觉的亲切。

望着那一棵棵沧桑的果树,那一簇簇静静地紧密地挨着的白花儿,少年想,它春天发芽,夏天开花,秋天结果,冬天便要凋零,像极了另外一种生物——人;人的一生,不就是这样吗?

文本框: 望着那一棵棵沧桑的果树,那一簇簇静静地紧密地挨着的白花儿,少年想,它春天发芽,夏天开花,秋天结果,冬天便要凋零,像极了另外一种生物——人;人的一生,不就是这样吗?

 

树,静默在路旁,花开了,人们偶尔抬头看看;花谢了,无人问津,普普通通地开过,平平淡淡地退出人们的视线。李商隐“春蚕到死丝方尽,蜡炬成灰泪始干”的诗句开始浮上少年的心头。是的,许多人也是这样,默默地工作着,奉献着,最终却怀着无奈、带着遗愿离开人世。

文本框: 树,静默在路旁,花开了,人们偶尔抬头看看;花谢了,无人问津,普普通通地开过,平平淡淡地退出人们的视线。李商隐“春蚕到死丝方尽,蜡炬成灰泪始干”的诗句开始浮上少年的心头。是的,许多人也是这样,默默地工作着,奉献着,最终却怀着无奈、带着遗愿离开人世。

美得这么无望,带着孤芳自赏的无奈,又温柔又深情,真是好,也真是寂寞。默默地在背后奉献,花开了,偶尔抬头看看,花谢了,无人问津,普普通通地活着,平平淡淡地死去。这不禁让我联想到李商隐的一首诗“春蚕到死丝方尽,蜡炬成灰泪始干”。有些人就是这样,默默地活着,奉献着,却带着无奈死去,带着遗愿离开。这是一棵多么伟大的树啊!

文本框: 美得这么无望,带着孤芳自赏的无奈,又温柔又深情,真是好,也真是寂寞。默默地在背后奉献,花开了,偶尔抬头看看,花谢了,无人问津,普普通通地活着,平平淡淡地死去。这不禁让我联想到李商隐的一首诗“春蚕到死丝方尽,蜡炬成灰泪始干”。有些人就是这样,默默地活着,奉献着,却带着无奈死去,带着遗愿离开。这是一棵多么伟大的树啊!果树瞧得见,白花儿瞧得见,树的四季变化岂是一眼望得尽的?由“见”入“思”,不妨在衔接处再让“少年”现身——一举两得,既转且承。

 

 

原文有不少精美细致的刻画,但也有一两句干巴巴的议论横冲直撞地闯入读者的眼帘,影响审美,如“真是好”、“默默地在背后奉献”。遵循由物及人,从叙述、描写到议论、抒情的规律,毕竟也更符合人类思维的一般过程,能引发强烈的情感共鸣。

 

 

少年仿佛又看见了保护园里的果树,够青葱,够夺目,游客们远远近近地围着观赏,数不清的蝴蝶为之翩跹起舞——它们是果树中的佼佼者,也是命运之神垂青的对象。然而,少年更不能忘怀的却是那高山上屹立的松——它笔直的腰,多情的枝,随风摇曳却不屈不挠,令人肃然起敬。古人曾托物言志,“风声——何盛,松枝——何劲”!想到这里,少年便觉得前者逊色了不少,后者则让他仰望而唏嘘不已。

文本框: 少年仿佛又看见了保护园里的果树,够青葱,够夺目,游客们远远近近地围着观赏,数不清的蝴蝶为之翩跹起舞——它们是果树中的佼佼者,也是命运之神垂青的对象。然而,少年更不能忘怀的却是那高山上屹立的松——它笔直的腰,多情的枝,随风摇曳却不屈不挠,令人肃然起敬。古人曾托物言志,“风声——何盛,松枝——何劲”!想到这里,少年便觉得前者逊色了不少,后者则让他仰望而唏嘘不已。

最夺目的是生长在保护园里的树,他们是果树中的幸运者,是命运之神的垂青者,他们是那么的招人喜爱,数不清的蝴蝶为之翩芊,但是,你又可曾想过,那黄山上的松,那常青的柏,他们是多么地坚强!松,毅立着,神情是那么地不屈不挠,柏,常青着,姿态还是那么地令人肃然起敬,笔直地腰杆,多情地树枝,随风轻轻摇曳着,却更让人羡慕,仰望。古往今来,多少文人艺士托物言志,“风声——何盛,松枝——何劲”,与其相比,保护园里的树逊色了许多,这真是好,也真是无助。

文本框: 最夺目的是生长在保护园里的树,他们是果树中的幸运者,是命运之神的垂青者,他们是那么的招人喜爱,数不清的蝴蝶为之翩芊,但是,你又可曾想过,那黄山上的松,那常青的柏,他们是多么地坚强!松,毅立着,神情是那么地不屈不挠,柏,常青着,姿态还是那么地令人肃然起敬,笔直地腰杆,多情地树枝,随风轻轻摇曳着,却更让人羡慕,仰望。古往今来,多少文人艺士托物言志,“风声——何盛,松枝——何劲”,与其相比,保护园里的树逊色了许多,这真是好,也真是无助。

人生本就像树的成长,弱者注定夭折,注定淘汰,只有无愧于成长的人,才真正拥有这看似平凡却伟大的人生。

文本框: 人生本就像树的成长,弱者注定夭折,注定淘汰,只有无愧于成长的人,才真正拥有这看似平凡却伟大的人生。

是的,人生如树。这本没有什么值得哀伤的,只是同样为树,娇弱容易夭折,坚强方能无愧于生命。

少年走过老墙根儿,遥想着自己平凡而伟大的一生。

文本框: 是的,人生如树。这本没有什么值得哀伤的,只是同样为树,娇弱容易夭折,坚强方能无愧于生命。少年走过老墙根儿,遥想着自己平凡而伟大的一生。仔细看才明白,“保护园里的树”是作为松、柏的对照物出现的。可见,作者思想中的理所当然,并不能为所有读者欣然接受,这时候,梳理引导的任务又得交给“少年”一角了。另外,“柏”的形象显得有些多余,故而删去。至于“真是好”之类的判语,苍白空洞,应慎用。

 

 

“弱者”的对立面正是作者想要强调、歌颂的,修改后的文句以弱衬强,达到了这一目的。另设一段,除了结构上更显精致完美,意境上也更为开阔高远了。

日常写作,我们多多修改锤炼自己的语言,必有丰厚的收获——文章如此,人生亦如此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温州四中    余伟

打印 | 录入:章胜亮 | 阅读:2608
本栏热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