背景:
阅读内容

写作教学中学生学习动机的辅与导

[日期:2013-10-23] 来源:温州四中 [字体: ]

发表于2011年第一期《语文世界》

写作教学中学生学习动机的辅与导

 

学习活动中非智力因素的影响已经越来越为人们所认识并重视,学习动机是直接推动学习活动以达到一定目标的内在心理动因,学生能否努力学习、能否在受挫的情况下坚持努力学习,与他们的学习动机密切相关。因此,对于学习动机的探索和研究极具现实意义。写作教学尤其如此,我认为,教师把学生自主学习的热情培养成了,任何一个个体的写作水平都可以有大幅度的提高。

学习动机作用的心理机制主要包括需要的基础作用过程、情绪的放大作用过程、兴趣的促进作用过程、诱因的引发作用过程四个方面,本人在进行写作教学时有意注意了以上几个环节。

第一步:基础。

高一的新生,由各自熟悉的环境剥离,迅速组成了一个崭新的集体,他们,每个人都面临着一个自我表达的问题——口头的、书面的,对同学的、和老师的。为了帮助他们尽快地意识到表达的需要,作为班主任兼语文老师,我除了让同学们在开学的当天便开口介绍自己,还要求他们即席写下了第一天的第一感受。廖温西等同学的文字让人感觉眼前一亮,于是我抓住机会及时而具体地表扬了他们清晰、生动的表达。

必修一的第一专题“为青春举杯”中收录了毕淑敏的《我的五样》。那堂活动体验课,我让学生做了模拟测试,并记录下了与作者相似的痛苦的抉择过程,其中,几位同学的书写虽非精致,却着实感人,我又非常真诚地表扬了他们,夸赞他们敢于坦露自己内心最淳朴、细微的思想变化,其中也包括廖温西同学。学生们很快地意识到,通过自己的文字表达,老师能更好地了解自己,同学能更全面地认识自己。在这样的氛围中,大家乐于陈说、勤于书写,渐渐地将随笔本当成了自己的精神领地,一周学习之后,非得在此倾诉流连一番不可。我一向重视与学生的平等交流,从不以居高临下的气势和死板呆滞的语言简单地批一个“阅”字,而是圈圈点点、勾勾画画,字字真诚、句句用心,有时候,我的批语比他们的原文篇幅都长。到高三最后阶段,常规的随笔写作为各类考试所打断,尚有部分同学问我怎么还不交随笔,正式向我讨要继续写随笔的权利。

由于本人在该批学生跨入高中大门之际,让他们及时而强烈地意识到了个体文字表达的需要,他们的写作学习动机在此基础上油然而生,进而引起和推动了整个学习活动。

第二步:放大。

需要是一种原始信息,只有在被情绪的作用放大之后,才能激起行为。为此,我努力地通过自己的方式让他们感受到写作中蕴含着快乐。写批语、当堂朗读、协商修改、推荐校报校刊……轮番上阵,见机用事。

经过一个阶段的验试,写随笔成为了师生交流的重要工具,也成为了学生锻炼文笔的基本方式。因为所有学生愿意叙述、愿意抒写的内容和情感都得到了我积极的回应,他们会为老师的几句肯定之语而兴奋不已,经常有学生课余问我:“老师,我这周写得好不好?有没有加‘星’啊?”

相较而言,高一年级上学期,他们的作文本上可圈可点之处远不如随笔本上的多。我虽感慨,却并不对他们轻易下结论——全文不行的,我找精彩段落;与上届或上上届比不够好,本班之中总有最优秀的;不适合作整体展示的,配上老师的语气语调,读出来总可以弥补一二……

从高一下学期开始,经过常规批改及面批口授,渐渐地出现了一些优秀作品。在教师的责任感、自豪感的支撑下,我开始将学生的作文投向本市各家报纸。结果,佳信频频,高一下学期,共发表学生作文4篇,高二上学期就达7篇,高二下学期5篇,高三上学期5篇,高三下学期则多达9篇。

情绪对给有机体带来愉快体验的刺激产生获得的倾向,对给有机体带来不愉快体验的刺激产生回避的倾向,因此能对起基础作用的需要产生放大的功能。廖温西同学凭借《清明节前忆亡人》进入了《温州都市报》“新苗”版的作文季度赛,并成功晋级。赛后,本人恰好受聘担任点评嘉宾,以下文字刊登于2007113日的《温州都市报》:“《闭上眼睛看世界》,一个非常独特的视角。地球仪转动,作者的思想天马行空,而随着作者笔触,读者的心灵仿佛也分别从三个维度获取了滋养。文章构思巧妙、文字凝练,是现场作文中的精品。另外,作者字里行间透露出的广博的知识、悲悯的情怀,亦不免让人感慨赞叹。”发掘学生文章的亮点,并将之明示给本人,甚至呈现给大家,是语文老师的一项重要工作。换一个角度理解这项工作便是——学生的作品不断地得到正面评价,从中获取的愉快情绪使他们更加乐于学习写作。成功的愉悦感、自尊的满足感,在这些积极的情绪体验的激励下,该年年底,廖温西同学又于总决赛中闯入了年度六强。

第三步:促进。

学习兴趣是推动学生学习活动的高效能的催化剂,廖温西、黄温平、王家豪同学是本来就对写作饶有兴味的,三年之中取得成绩最多的也正是他们。以黄温平为例,她不止沉醉于自我抒写,更倾心于独立写作之后与老师的交谈、交谈之后的再三修改。从《惊蛰》初稿后师生的切切磋蹉、琢琢磨磨,到《桃夭》乍现即令人惊艳,写作的兴趣在她身上是一种具有浓厚情感色彩的指向性活动,不断地释放出积极的力量,提高她学习的效率,增强她创作的自信心。而黄坚同学的作文底子则较差,但是我从他的随笔本中看出,他是个生活的有心者,文字不精,画面却极其生动、鲜活。在所有人不看好他的情况下,我仍然相信他是个可塑之才,甚至告诉他,只要他坚持训练,他的语言可谓风格别具。也是不断地关注加鼓励,直至高三上学期某天《温州商报》刊出了月PK赛的话题为“温州话”。黄坚同学一直对“俗”文化感觉特别亲切,那次接到我特意为他布置的训练任务后,很认真地思索、写作,交给我一篇名曰《有胚》的文章。三批三改,该文一寄出去即为编辑采用,他也一跃而为当月的月冠军。此后一发不可收,黄坚创作、积累并自得其乐,进而编纂了一本所谓的“农民诗集”在同学中传阅。高考之后,许多学生被成绩搅得晕头转向,他依然对报刊所组织的新童谣创作大赛抱有浓厚的兴趣。经过我们的共同努力,果然再次获奖,《忆九山》入围“60首佳作”,结集成册,向新中国成立60周年献礼。

这两位同学恰恰是两类学生的代表,前者兴趣原生,后者兴趣衍生。作为他们的老师,一定要把原生的保护好,并帮助本来了无兴趣或兴趣不高的衍生出兴趣来。学习活动中,兴趣这股动力实在不容易小觑,有专家认为,它是其中最现实、最活跃的成分,因为建立在需要基础之上,情绪放大之中的学习兴趣